第九十一章 寻根究底(1 / 1)

自那日之后,林艾媛隔三差五便应邀去顾青森家里留宿。

起初,出于小女人的矜持和一些残存礼教的束缚,她倒还遮遮掩掩,行色匆匆,可久而久之,习惯变成了自然,她便索性旁若无人地去,无所顾忌地回,不再担忧可能出现的流言蜚语。

林艾媛常常夜不归宿,时间一久,徐妈自然看出些端倪,可作为专业的住家保姆,她自然也知道哪些事情该问?哪些事情压根就不该提?

一日傍晚,林艾媛照常被顾青森送到自家楼下,两人在车上就已商定,她先行回家准备,然后,等下过去他那里共进晚餐,计划是这样计划的,可谁曾想刚一推开家门,屋内便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完全不似平日那般安静。

小森和小思的声音她自然轻易就能分辨出来,可中间夹杂着的好听的男低音,她却远远地听得不甚清晰,直到走进婴儿房附近,才听出声音的主人居然是许久不见的楚怀阳!

楚怀阳正在屋内陪两个娃玩识图游戏,他一脸的春风和煦,在顽皮的小森和小思的面前,没有显露出丝毫的不耐烦,这样温馨的画面,恐怕被不知内情的人撞见,会误以为他们就是父子与父女,完全不会作其它猜想。

林艾媛静静站在门边,一丝强烈的愧疚感悄悄涌上她的心头,她望着一身清爽休闲服装的楚怀阳,他似乎刚刚修剪过头发,夕阳的余晖映射在他好看的脸上,她看得专注竟一时有些走神。

楚怀阳眼角的余光瞄到了林艾媛,他冲着她温柔地笑了笑,说道:“回来啦?”

林艾媛的注视被他刚刚的这句问候打断,她快速地恢复了下心神,也冲他笑了笑,说道:“是啊。”

“什么时候来的?”林艾媛客气地问。

“刚来没多久。”楚怀阳也客气地答。

曾经亲人般的默契与亲密,似乎因回国后各自境遇的不同,而转变成了朋友间的分寸与客套,这样的心理变化,似乎在言语之间都无法藏匿,轻而易举变暴露无遗。

林艾媛猜测楚怀阳的突然到访,定是徐妈再一次通风报信的结果,不然以他们俩目前的微妙的情感状况,他是不会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找上门来的。

林艾媛走进房间里,很快便加入了面前这一大两小的游戏之中,小森和小思自然乐得多个人陪他们玩,就这样,两大两小玩得不亦乐乎。

没过多久,徐妈在厨房忙活得差不多了便大声唤他们出来吃晚饭,楚怀阳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很久没来,留下来吃顿晚饭也合情合理,林艾媛断没有撵人的道理,就这样,去顾青森家里共进晚餐的计划,也只能抛诸脑后了。

餐桌上,林艾媛怕气氛尴尬,主动挑起话题问:“最近在忙些什么啊?”

楚怀阳还是那般温文尔雅,他详细讲述了近期的行程安排和未来的计划,临了问林艾媛一句:“最近在忙些什么?”

顾青森的这句问话可以说是朋友之间最为普通的一句问话,并没有任何的含沙射影意味,可是很奇怪,听进林艾媛的耳朵里,或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她怎么听怎么感觉有点别扭。

林艾媛停顿了片刻,没办法立即回答楚怀阳的问话,她不禁仔细回想了起来。

是啊!她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忙工作?似乎没有!忙两个娃?似乎也没有!她最近似乎一直都在围着顾青森转,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梦想和回国的初衷。

楚怀阳不经意的一句问话,拷问出她心底里最不愿意承认的一些小心思,经此一问,那些她一直以来逃避的问题通通都暴露在日光之下,无所遁形。

林艾媛略显没有底气地回道:“也没忙什么,就是从前的那些事。”

她回完这句话以后,赶紧将头埋在饭碗里,假装努力扒啦面前的白米饭,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不敢抬头看楚怀阳。

楚怀阳被林艾媛这一系列的反应搞得哭笑不得,他原本只是为了缓和两人多日未见的生疏,随意问了这么一句,却没想到惹出她这么多的小心思。

楚怀阳很识趣地没有再追问更多,他只微笑着说:“一切都顺利就好,要是遇到什么难处,一定记得来找我!”

楚怀阳的态度和语气永远是这样的温暖和煦,谦谦君子,进退有度,从不逾越半步,而这便是他与顾青森的本质区别。

在林艾媛的面前,顾青森自然也是温柔的,他与楚怀阳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他喜欢逾越,偶尔霸道孟浪,占有欲强烈,这些乍一看似乎是缺点,可对于谨小慎微的林艾媛来说,这些又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一个如同夏日的朝阳,火热炽烈,照得人汗流浃背,可暴汗之后却也身心舒爽;一个如同春日的微风,温暖轻柔,吹得人面颊暖洋洋,可微风过后却留不下半点印象。

因此,顾青森能轻易赢得林艾媛的芳心,而楚怀阳却一直不得要领,究其原因,无非是没办法深深地钻进她的心坎里。

林艾媛听到顾青森这番温暖的祝福,心中的感激和愧疚之情又增加了一分,她就这样跟楚怀阳有一搭没一句地聊着,之前约定好要去顾青森家里吃饭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时钟滴答滴答不停地旋转,转眼间到了晚上八点钟,楚怀阳看了眼手表,见时间已经不早了,便起身跟林艾媛道别预备离开。

楚怀阳前脚刚走至玄关处,伸手扭开了大门,后脚屋内忽然传来了小森的呼叫声,楚怀阳闻声扭头望向客厅,只见徐妈抱着小森追到了大门口,非说是小森舍不得他离开。

小森对楚怀阳自是要比旁人亲切许多,却远达不到依依不舍的程度,徐妈的这点小心思明眼人都能看穿,包括林艾媛。

楚怀阳从徐妈的怀里接过小森,忍不住在他的面颊上亲了又亲,就在这个“合家欢”的时刻,忽然,有人从门外拉开了大门,旋即,门外冷冷地传来一句:“好一副父慈子孝的画面啊!”

tong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