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威奇托聚会(1 / 1)

最快更新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

打起来?

虽然不管洛克菲勒还是德克萨斯的红脖子们,他们都这么希望,不过都注定要让他们扫兴了,毕竟周铭可是做空了明尼苏达小麦到负价格的传奇,唐家也是和科特家族类似的地方财阀,要是以沃克这种崛起不超过一个月的小家伙就能挑衅撼动,那才叫不科学,反而会惹来怀疑。

周铭可没空玩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戏,就算不久之后大家要摊牌了,但在此之前还是能藏一天是一天。

不过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周铭想藏,但洛克菲勒和德克萨斯这些豪门却不愿意,或许这个时候他们还仍不知情,却并不愿意事情平息下来。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弗里曼和麦吉逊和周铭通电话的时候,都一定会当面在周铭面前提起这位近期的金融红人,说沃克利用一个页岩油项目玩的多厉害,说他一定会主宰华尔街什么的,甚至连摩根家族都说出未来必须要和沃克合作的事。

周铭哪能看不出这些家伙打的什么盘算,无非就是通过坚持不懈的提醒,潜移默化的将沃克打造成自己的对手。

当然不仅仅是周铭这边,这些在沃克那边也同样没有闲着,只是相比周铭这边的潜移默化,沃克那边就很直接了。

“你一定要小心那个叫周铭的家伙,他是美国金融的背后操纵者,任何的金融操作都需要征求他的同意,否则他就会非常严厉的惩罚你!”

“奥尔登公司的股票从上市开始就出现了不正常的上扬,这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周铭在背后操纵的结果,你看这些公司,他们背后全都是唐人家族在背后控股,他们就是扰乱金融秩序的元凶!”

“沃克先生你在前面苦心经营着奥尔登公司,努力创造页岩油项目,可是旧金山那些华人,尤其是那个周铭,他们却在卑鄙的窃取着你的胜利果实!”

弗里曼和麦吉逊这些人不断的在电话里给沃克灌输着这种思想,试图将周铭打造成一个偷走钱的小偷,想方设法的让沃克对周铭产生恨意。

如果沃克不是周铭的人,那他们或许是有机会成功,然而很可惜,沃克从一开始就是周铭的人,因此当他们前脚给沃克打了电话,后脚沃克就把电话内容全告诉了周铭。

周铭的对策也很简单,就是将计就计,于是接下来就出现了沃克媒体上公开斥责金融机构就是企业发展的毒瘤,是趴在企业身上的吸血鬼,矛头直指近期在股市上非常活跃的唐家金融投资机构。

然而沃克按照剧本流程的“听话”,却并没办法让弗里曼和麦吉逊这些“幕后黑手”兴奋起来,反而他们都还感到难受,因为当沃克这么公开点名指责那些做多的唐家金融公司以后,这些公司的股票反而上涨了,公开发售的基金也都得到了更多的认购。

究其原因也很简单,资本市场从来就没有道德这么一说,尤其在完全资本化的美国,投资人可不管你究竟是采用什么方法做到的盈利。

对他

们来说,盈利就是盈利,只要你能给我的投资带来回报,你就是好的。

在这种思想下,沃克对周铭和唐家的指责,顿时就成了给他们打的最好的广告,一下子让投资人认识了他们,然后就对他们进行了更多的投资。

这让弗里曼和麦吉逊顿时有一种自己给自己喂了一只死老鼠一样,那感觉直让他们崩溃。

不过这个事情也再一次让弗里曼和麦吉逊他们坚定了信念:自己不要轻易招惹那个周铭,还是让别人去冲锋,自己只跟在后面捡便宜的好。

当然这次的挑拨只是奥尔登公司董事会议召开前的一个小插曲,并不能决定什么。

又过了几天,皮耶罗和弗里曼这些人都开始动身前往了堪萨斯的威奇托市,这里是沃克的奥尔登石油公司的总部所在,同时董事会议也将在这里召开。

这并不是沃克接手奥尔登石油公司以后召开的第一次董事会议,但绝对是最重要的。

更不要说会议还可能会和周铭有关,就更让人不能不重视了。

因此不论皮耶罗还是弗里曼,他们都为这次会议空出了很多天的时间,甚至连到达威奇托都是提前好几天的,生怕自己晚到一步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

这样的担心自然是多余的,沃克虽然在这些人到了威奇托以后都亲自迎接并私下拜访,却并没有讨论任何关键问题,就只是礼仪性质的接待。

直到所有董事都到了威奇托以后,沃克马上为他们举办了酒宴,同时沃克也告诉他们,所有他们相关的问题,都会在酒宴上得到解答。

这样的举动其实是很奇怪的,因为一般来说,在正式会议前,大家的确会有私底下的接触,可这种接触通常不都是几个几个小范围的谈吗?只有这样才更容易争取到自己希望争取到的盟友,让自己在正式会议中占据主动。哪有这么一上来就是集体会议的呀?那这和直接开董事会议有什么区别?

难道是因为这次董事会议主要探讨的是关于周铭的问题,他认为大家的态度都是一致的,所以才这么直接?

可还是那个老问题,仍然是这么做还不如直接上董事会议,有点自相矛盾了。

直到大家在董事会议的名单上看到了周铭的名字,才恍然有些明白了,感情是为了避开周铭吗?这样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不过这样一来,这些豪门们却又有了新的想法:既然沃克打算在董事会议上向那个周铭发难,自己要不要提前通知周铭一声呢?

他们会这么想当然不会安什么好心,只是打算进一步挑起争斗的手段罢了。

很简单,他们只要提前找到周铭,告诉他沃克打算利用董事会议的事情对付他就行了。

他们也同样是这么做的,当他们拿到董事会议的名单以后,皮耶罗几乎是第一时间拨通了周铭的电话,然后相当义愤填膺的告诉了周铭这个事情。

在皮耶罗之后,弗里曼和麦吉逊这些人也都

纷纷打电话给周铭,在电话里纷纷为周铭鸣不平,他们假惺惺的坚决站在周铭这边,认为沃克做的太过分,认为周铭应该要借这个机会给沃克一个教训。

同样的,在沃克那边,这些人也没有省心,他们一边询问沃克会如何对付周铭,一边也表示支持沃克给伸手太长的周铭一个教训。

只可惜这些人做梦都没想到,在他们两边挑拨离间完以后,周铭和沃克马上就互通了电话,把双方的情况说了一遍,这些人的做法就成了小丑。

但周铭和沃克也都是心照不宣,并没戳穿他们,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

这是沃克为皮耶罗和弗里曼这些董事们举办的晚宴,到了晚上他们早早来了这里,他们三五成群的在一起,相互进行着无聊透顶的交际。

一直等到了沃克到来,才让场面略略兴奋起来,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立即围了上去,他们仍然老生常谈的向沃克表达他们对周铭的愤怒,也表示自己对沃克的坚定支持。

此外他们也都称赞沃克是美国非常杰出的金融大亨,就是他在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将一个濒临破产的奥尔登公司发展到了现在这个美国顶尖的石油公司,就足以让他名声大噪;更不要说他创造的页岩油项目都能撬动少说百亿规模的资本,那更是让他成为美国不可复制的金融奇迹。

相比沃克的优秀,那个周铭就显得不值一提,他以为自己做空了明尼苏达小麦做空了巴西就很了不起吗?那都是大家帮忙的结果,要是没有他们的资本支持,周铭根本什么也做不好。

而沃克这边就很好,不管是股份上市还是债券以及CDS合约等等,都是非常高效的融资策略,这才是真正的手段!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沃克这时却表示自己承受不了这样的赞誉:“毕竟我的这些手段,都是别人教我的,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到的这一切,因此这样的殊荣不应该属于我。”

可能是语法或者理解方面的原因,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都认为沃克这是在自谦。

于是他们接下来都告诉沃克这就是他应得的,虽然不管股票债券还是CDS合约,都不是沃克首创的,但能将这些融入到一起,能做的这么好的,就只有沃克。

这一刻,沃克仿佛就进了夸夸群,这些人不断夸耀着沃克,称经济是只有上帝的子民才能玩转的,他们相信沃克就是上帝的信使,因为就连他们也无法理解沃克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就证明了盎格鲁撒克逊的金融头脑更加先进,将金融带到了一个新高度上。

沃克被这些人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但沃克可没有因此飘了,或者说他也不敢飘,因为他看到了又一个过来的宾客。

沃克告诉他们:“很抱歉,我想我不得不打断你们一下,我需要向你们介绍今天我最尊贵的客人,同时也是这一次指引我创下页岩油奇迹的我的老板,周铭先生。”

随着这话说出口,全场顿时安静下来。

tong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