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雅集:第八章:发妖(1 / 1)

神都是一座不夜城。

皇宫却不是一座不夜宫。

此时天色已晚,再去皇宫叩门显然不太合适,因而苏瑾等人当晚直接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了。

这次晚上没发生任何古怪的事情,令众人安安稳稳地一觉睡至天明……

“我们赶紧去皇宫吧。”清晨,当苏瑾推开门时,晴明便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面前,道:“我们不是距离神都最远的,如果反而是最后一个到,想来必定十分丢人!”

“你想多了。”苏瑾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在修士之中,唯一丢人的地方在于实力不济,而不是早来或者晚到。如果你是一个弱者,就算你第一个到,也没人会看得起你。”

晴明所有所思,道:“苏瑾大人认为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合适?”

“今日傍晚!”苏瑾道:“至于白天,就一起去逛一逛这繁华的神都吧。过了今晚之后,应该是想逛都没机会了。”

随后,苏瑾带着小龙女,孟七,陈芊芊,以及电灯泡晴明大人,一天之内,逛遍了整个神都城,观看了包括四神像在内的无数风景。

待到夕阳即将落山时,他们终于徒步来到皇宫前,亮明身份,被大内侍卫请进皇宫内的一座精致小院中……

“拜见鹤守月大人。”不多时,大内侍卫对着一名迎面而来的俊美男子躬身拜道。

“免礼,他们是?”一身绯红长袍,头戴宫廷制铜冠的鹤守月询问道。

“他们说是来自东方极寒之地的法师,应女皇召令,前来封印祸蛇。”侍卫恭声道。

“极寒之地。”鹤守月微微眯起眼眸,忽地笑了起来,向苏瑾等人拱手道:“在下鹤守月,为宫廷法师首席。”

晴明见苏瑾没有什么反应,便主动站了出来,回礼道:“拜见鹤守月大人,在下晴明,乃是极寒之地忠行法师的亲传弟子。旁边的几位是我朋友,被我特意邀请来共同封印祸蛇”

鹤守月望了苏瑾等人一眼,颔首道:“西域和南疆的法师前两日就到了,加上各位,四方法师已经集合完毕,晚上我将代表皇宫举行晚宴,招待各位法师。”

“多谢鹤守月大人。”晴明说道。

未几,一名皇宫内侍为众人安排好房间后,便带着苏瑾等人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内……众人抬目望去,只见鹤守月坐在对着大门的主位上,右手边坐着黑衣刀客,左手边坐着一名清纯少女,对面的位置空悬,虚位以待。

值得一提是,秦宇和一名美丽的女子站立在黑衣刀客身后,宛若忠仆。

“晴明大人请坐,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看到晴明等人后,在场的阴阳师们尽皆站了起来,鹤守月先后指着黑衣刀客以及清纯女子道:“这两位分别是我神都的天才修士博雅大人以及南疆法师阿泷大人。”

不等众人开口,鹤守月再度指着晴明对那两位法师道:“博雅,阿泷,这位大人是东岛极寒之地的代表法师,晴明大人。”

旋即,三大阴阳师相互见礼,寒暄过后,晴明对鹤守月道:“能否再添几副碗筷,我身旁的各位都是朋友,不是侍卫,让他们站着看我吃饭未免太过失礼。”

“当然可以。”鹤守月点了点头,对身后的侍卫道:“再去准备六张桌案,请博雅和晴明两位大人的朋友落座。”

侍卫领命离去,不一会儿六名内侍便搬来了六张桌子,顺带着带来了六个柔软的坐垫。

“酒宴开始吧……”请苏瑾等人落座后,鹤守月命令说道。

话音刚落,一名名早有准备的内侍端着四方形的托盘走了进来,将其上的酒水佳肴轻轻放在一张张桌案上。

“敬各位。”鹤守月倒酒半盏,举杯说道。

“且慢!”就在众人待饮时,苗疆法师阿泷突然脸色一变,低喝说道。

鹤守月眉头一皱,道:“阿泷法师有何指示?”

阿泷看出了他脸上的气愤,不仅丝毫不惧,反而脸色阴沉地说道:“酒水有毒!”

众人脸色剧变,鹤守月翻手间取出一枚银针,放入面前的酒杯之中,只见浓郁如墨的黑色迅速由底部开始向上蔓延,转眼间就将细细的银针污染成黑色,触目惊心。

“酒水是谁负责的?”鹤守月霍然起身,对着殿外喝声问道。

“是月夜大人负责的酒水。”一名内侍迅速回应道。

“立刻将月夜传唤至此。”鹤守月冷厉道:“若他抗命,允许你们便宜行事。”

“是,大人。”内侍应命,脚步匆匆的带人离去。

“各位,实在抱歉,此事责任在我,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最终查到什么人身上,我都会一查到底,给诸位一个交代!”鹤守月深吸了一口气,向一众阴阳师们说道。

众人冷眼旁观,对此不置一言,静静等待着他的调查结果出现。

四方阴阳师奉王命前来除妖,还未开始行动呢,就险些被人一锅端掉,这事儿实在是太凶险,也太恶劣,以至于令四方法师尽皆疑神疑鬼,看谁都像坏人。

“鹤守月大人,月夜大人死了,尸体在膳食坊。”不多时,之前领命而去的内侍官慌忙走了回来,低着头,声音颤栗地说道。

“带我们去看看。”鹤守月当即说道。

内侍官深知其中轻重,连忙转身,近乎于小跑着带领众人赶往案发之地。

片刻后。

众人相继走进一间宫室内,搭眼便看到一名年轻的宫廷法师瞪大双眼,平躺在地面上,瞳孔一片漆黑,脖子上却满是血红色勒痕,仿佛是被人用什么东西活活勒死的。

“有妖气!”博雅冷声道。

“是发妖。”鹤守月脸色极为难看地说道。

晴明道:“鹤守月大人对这妖怪很熟悉?”

“谈不上熟悉,只是见过类似的作案手法。”鹤守月道:“几年前就有宫廷法师死于发妖之手,我带人查了很长时间,都没能找出对方踪影。没想到在祸蛇即将破封的关键时刻,这妖孽又重现天日了……”

tong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