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四 炼二帝为丹(1 / 1)

“神象踏天!”

见到虚无吞炎正面攻来,陈墨抬起神象象蹄,对着虚无吞炎的斗帝之身踩踏而去。

缭绕象身的滔天血褐色火焰,携灭世之威与象蹄所掀起的龙象之力,与虚无吞炎正面碰撞在了一起。

另一边,长达千丈的象鼻朝着血湮魔王狠狠的甩了过去。

“轰!”

象蹄与虚无吞炎的火拳相撞,那等可怕的劲风,直接是将下方诸多山峰生生震成粉末,无数的人群,急急忙忙寻找庇护之地,天空上那两道巨无霸的战斗,破坏力太过惊人了。

“小心一点!”

古元、烛坤、净莲妖圣等人连忙再度合力凝聚防御罩,加上净莲妖圣提前布置还未启用的炼天古阵,这才未被那等可怕的劲风波及。

“轰轰轰!嘭!”

神象象掌直接踏碎虚无吞炎身周的斗气防御,将他打退了数百丈,另一边,象鼻也将血湮魔王击退数步。

而陈墨,纹丝不动。

初步交手,无数人的瞠目结舌,满是不可思议。

仅六星斗圣之力,瓦解两大斗帝的进攻。

古元和烛坤的漠然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不可置信的动容。

两道数以万丈计的庞然大物肉搏时的进攻,那是何等的视觉冲击,可却都被陈墨所化解。

大陆的东域高空上。

古薰儿望着远处的陈墨所话化的神秘魔兽,神色负责。

她的怀中,抱着一个看上去就令人宠爱的婴儿,此时在甜甜的笑着。

下方的阵营中。

小子衿望着那神秘魔兽,喃喃道:“那便是父亲大人吗?”

身旁的清陌点了点头,道:“他便是你父亲。”

因为陈墨的时常闭关,加上那个时候,子衿、子佩都是过于熟睡,所以对陈墨面容的清晰度并不太明显。

虚无吞炎和血湮魔王见此,都是面色一变,这怎么可能?

稍稍惊异了片会,两人便再次暴冲而出,这种战斗,并非是极度的绚丽,但却是强到极致的力量相撞。

冲撞之间,风云震动,雷霆闪烁,仿佛天地,都在为这等交锋而颤抖。

而毫无例外,虚无吞炎和血湮魔王,都是被陈墨一人所击退。

虚无吞炎气血上涌,噗嗤一声,一口附着着黑炎的黑血自口中喷出,面色骇变。

他发现,萦绕在那神秘魔兽身周的黑色气体,竟然能够克制他的魂力。

血湮魔王也是大惊,因为他从这神秘魔兽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比太玄门主还要强悍的气息。

两人对视一眼,旋即极为默契的点了点头。

“黑炎吞天!”

虚无吞炎厉喝一声,可怕的火焰风暴自他体内席卷而出,在身前凝聚成一个庞大的黑洞。

黑洞恐怖,仿佛要将一切都给吸纳进去。

强大的吸力,让陈墨庞大的神象之躯,不由自主的朝那方飞去,身形难以控制。

“血魔怒拳!”

血湮魔王同样出手,爆喝一声,笼罩在苍穹之上的无边血云,顿时倾泻而下,朝着血湮魔王滚滚而来,旋即在身前化作一个如巨峰般庞大的血色拳头,朝着陈墨炮轰而去。

“来真的了吗?”陈墨喃喃一笑,旋即说道:“那么,也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实力吧!”

话落,陈墨显现原型,冷喝一声:“地狱浮屠!”

“轰!”

异象突起。

苍穹之上,突然浮现出了一道血月。

大地震动,裂出一道道深达千百丈的无边沟壑。

一股附着着冥气的血光自陈墨的体内冲天而起,直射苍穹。

斗气大陆之外。

这颗土黄色星球外,浮现出了一个庞大的佛陀,佛陀面色狰狞,浑身密布着血光,充斥着杀气。

斗气大陆上空,陈墨变幻着手印,转眼间,翻手拍下。

斗气大陆之外,佛陀与之同步。

手掌抬起。

然后凌空向下一拍。

星球外,霎那间弥漫无边冥气,凝重粘稠,仿佛油墨。

这冥气凝聚成一只遮天蔽日,摘星拿月的巨大手掌。

手掌五指摊开,笼罩十分之一个星球。

然后,双掌向下,重重拍落。

虚无吞炎和血湮魔王身下的山峰,瞬间坍塌。

山脉下的岩浆受此刺激,向上爆发。

但被沉重的力量压住。

周围山脉,整体起了一场大地震。

无数山岩倒塌,地面碎裂。

虚无吞炎的黑洞崩碎。

血湮魔王的拳势碎裂。

众人错愕不已。

络绎不绝的抬头朝天穹看去。

只见苍穹之上,一个巨大的黑色手印,裹挟着灭世之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顷刻间落在了虚无吞炎和血湮魔王的头顶。

只听得嘭的一声。

两人被碾压而下。

大地被掀开,无边的能量冲击波朝着四周席卷而开。

陈墨降临而下。

挡在了天阳府联盟军的面前。

再度祭出了主宰之躯。

将这股沉重的能量给止住。

轰隆!

大地不停的震荡,久久难以平息。

但众人放眼望去,那原本的千里平原,万众高山。

须臾间,尽数变了样。

陈墨再度化为原形,背负着双手,面不改色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待所有尘烟散尽。

虚无吞炎的斗帝之身被摧毁,同血湮魔王一样,满身鲜血,狼狈不堪的自手印坑中爬出,气息萎靡不堪。

“陈墨,即便你今日能够胜我,但却无法杀我,待得日后本帝恢复,必要你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说着,虚无吞炎的身体爆开,化作万千黑炎,朝着四周遁逃而起。

血湮魔王面色一变,同样化作一缕血光,朝着一方遁逃。

然而,再他们逃出千里后,重重的撞在了一个壁炉之上。

两人面色一变。

顷刻间,天地间,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熔炉,将两人笼罩了起来。

神象镇狱劲第四重,天地熔炉。

化天地为炉,阴阳二气为源,山川万物为材,天地异火为火。

陈墨念头一动,眉心突然浮现一道绚丽的印记,那是万火的标记,旋即抬起手掌,厉喝道:

“吾以火帝、冥帝陈墨之名,赦天下万火,听本帝号令!”

“今日,本帝便要炼二帝成帝丹。”

陈墨双眼陡睁,手掌挥下,绚丽火焰自体内暴涌而出,充满威严的喝声,在斗气大陆的任何地方,浩浩荡荡的响起!

tongji